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 >

杭州人家门口的滑雪场 为什么很多教练带着东北口音?

2021-04-01 14:52生活 人已围观

简介在杭州工作的90后女孩哒哒,是一位滑雪爱好者。往年冬天,她总会利用几天年假,和同样喜欢滑雪运动的几个小伙伴飞到吉林松花湖滑雪场或者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痛痛快快地滑一...

  在杭州工作的90后女孩哒哒,是一位滑雪爱好者。往年冬天,她总会利用几天年假,和同样喜欢滑雪运动的几个小伙伴飞到吉林松花湖滑雪场或者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痛痛快快地滑一次雪。

  今年元旦,哒哒原本计划好的东北滑雪之旅,因疫情而取消。滑雪群里的朋友们安慰她:“东北去不了,在家门口也能滑。”三天小长假里,哒哒和朋友们从杭州出发,自驾两个多小时去了桐庐生仙里国际滑雪场。

  “雪质和滑雪体验真的不输东北。”对于家门口的这次滑雪之旅,哒哒感到很满意,同时又有点好奇,“我和三个朋友在滑雪场各自请了教练,回宾馆一交流,发现大家的教练都是东北人。”

  “我们滑雪场目前有100个滑雪教练,除了少数几个来自绍兴、福建等地,95%以上来自东北。”浙江安吉云上草原滑雪场市场部的经理李明宇向快报记者介绍。

  去年12月中旬,云上草原滑雪场正式对外开放。在这之前,滑雪场便和来自东北的专业滑雪机构达成合作。后者为滑雪场陆续输送了90多名东北籍教练。为了招待好这群来自东北的姑娘小伙,云上草原滑雪场在安吉的山川村,为他们修建了员工宿舍。

  比起这群初来浙江的东北教练,苏延龙在浙江滑雪场工作的年头显然更长。来自黑龙江省鹤岗市的他,既是云上草原滑雪场滑雪学校的校长,负责学校的日常管理及教学工作,又是这帮年轻东北教练的主心骨、老大哥。早在2007年,还在哈尔滨体育学院滑雪专业就读的苏延龙,就来过宁波商量岗滑雪场体验。正是那一次滑雪,让这个东北汉子和浙江结下不解之缘。

  “当时,来滑雪场体验的游客已经有不少了。”苏延龙回忆,很多操着南方口音的游客,踩着双板从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滑过,“还没滑出去多远,就连人带板摔倒在雪道上。”见他滑得溜,五六个因为掌握不了滑雪技巧一直摔跤的南方游客,把苏延龙团团围住。“听说我来自东北,大家的眼睛都瞪大了。”

  就像东北人觉得浙江人游泳好一样,浙江人也由衷佩服东北人骨子里自带的滑雪基因。接连在浙江当时的几个滑雪场体验后,苏延龙感受到了浙江人对滑雪这项运动的热爱。此后,看好南方滑雪市场的他一直往返黑龙江、浙江两省,一边作为滑雪专业人士,参与温州当地两家滑雪场的建设,一边作为“星探”,为长期固定合作的10家浙江滑雪场,输送近千位来自东北各大体育高校的专业滑雪人才。

  现在,到了冬季,苏延龙已经很少有时间回东北老家生活和过年,“最近十多年的冬天,我基本在浙江这边。”

Tags: 新闻 

标签云